"撞宝马"高中生:不认同"穷有信" 两者没什么关系

中青在线讯 河南省新密市高中生陈奕帆撞损宝马车后留下钱和道歉信,不仅获得了车主的谅解,还被车主捐助了1万元助学金。此事经媒体曝光后,引起了社会公众的广泛关注。

2月15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独家对话当事高中生陈奕帆。他向记者表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做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现在媒体的关注让自己觉得有些不能适应,希望能尽快恢复到正常的生活中。

问:那天晚上为什么会撞到路边的宝马车?

陈:当时是凌晨4点多,我正在骑车的过程中老板打来电话,说有新的订单。我一只手接电话,就撞到了路边的宝马车。

问:从监控中看你撞到宝马车后没有停,当时怎么想的?

陈:因为当时还有订单要送,我就直接去送订单了。当时想要把订单送完后再回来解决这个事情。送完订单回到店里后我就直接写了道歉信,连同仅有的311块钱粘到了车把手上。

问:为什么要等到2月10日那天才告诉妈妈?

陈:因为爸爸妈妈都在长春打工,我不想给家里增添负担,也不想让他们担心,只想自己解决这个事情。我以为修车费用只需要几千块钱,虽然当时留下的300多元肯定不够,但我记下了车主的手机号码,打算自己挣钱慢慢还清。后来我看新闻报道才知道车主修车花了1万3千多元,超出了我的个人能力,我才给妈妈打电话。

问:妈妈当时怎么给你说的?

陈:妈妈在电话里安慰了我,回来当天就跟车主见了面,并且提出要赔偿车主所有的维修费。

问:车主委托人给你送来1万元钱时你什么反应?

陈:我其实是不愿意接受的。毕竟是我撞了他的车,现在车主不仅不要求我赔偿还给我钱,我感觉很愧疚。

问:有媒体把你的事称为“穷有信”,你认同这种说法吗?

陈:不认同。我觉得“穷”和“信”没有什么关系。“信”应该是人的一种基本道德,和穷富没有关系。穷人可以有信,富人也可以有信。

问:当时想过自己会受到如此大的关注吗?

陈:没有想过。刚出事时只是觉得内心很慌张,感觉自己“闯祸”了。 以前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觉得我留下道歉信和钱是很理所当然的事。

问:现在媒体对你的关注对你的正常生活有影响吗?

陈:有。正月十六(注:2月12日,即陈奕帆被媒体确认是“撞宝马”高中生当天。)那天,上午就有五家媒体一起到我们家采访,下午妈妈又通过电话接受了4家媒体的采访。那天我们家人都没有吃饭。之后几天续还有媒体来。现在开学了,在学校里还好一点。

问:其实你在心底里是不愿意过多的接受媒体采访的?

陈:对。

问:那为什么不直接拒绝?

陈:不太好意思拒绝,人家都是从大老远来的,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

问:现在你最希望的是什么?

陈:希望这件事尽快过去,早点恢复到正常的生活状态。妈妈也是这样认为的。

By 成都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