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又一老兵被困印度:已不会中文,国内无亲人

54年前:他失踪后 部队搜山寻找

王琪当年所隶属的部队原兰州军区某师有相当一部分官兵为陕西人。这些如今平均年龄75岁的老人因为当年的战友情,几乎每年都要小范围聚会,共叙当年的戎马岁月。

今年76岁的陈群耕老先生和王琪当年在同一支部队。他回忆说,当年驻青海西宁的这支部队为师建制,下面有多个独立营,王琪属于独立工兵营二连的战士。“二连也叫渡河连,就是专门负责给部队行军途中过河架桥的部队。”陈老先生回忆说。

在陈老先生的记忆中,当年王琪失踪属于部队发生的大事,为了寻找王琪,部队后来还组织战士们搜山,但一直未果。

54年后:外交部正推动印方及时办理手续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6日表示:“我们注意到近来媒体对这个问题的持续关注。我们也介绍了中国驻印度使馆近年来所作努力,包括大家可能已看到的有关报道,中国驻印度大使罗照辉先生近日还同王琪老人通了电话。”

陆慷表示,近年来,中国驻印度使馆一直与王琪老人保持联系,为他顺利回国探亲进行着不懈努力,包括推动印方为老人及时办理相应出入境手续。

陆慷说,中国驻印度使馆已在2013年为老人颁发了为期10年的中国护照,并从那时起每年向其提供一定的生活资助。“我们相信,在中印双方共同努力下,在尊重当事人本人意愿的前提下,此事一定能够得到圆满解决。”陆慷说。

回国之路难点在哪

身份

王琪给记者出示的1968年旁遮普邦内政厅的监押文件显示,他是因“非法进入印度领土,威胁印度国家安全”而被逮捕。

手续

他多次向印度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申请回到中国,但还是一直没有得到最终答复。地方政府要求提供详细报告,内政部却表示无法提供。

中国老兵王琪被困印度54年的消息近日持续引发关注。2月4日至5日,记者跟随中国驻印度使馆工作组,两次来到王琪位于印度中央邦蒂罗迪村的家,了解他的境况和想法。78岁的王琪向记者详细讲述了他误入印度领土被抓、被监禁至流放、娶妻成家、回国申请遭拒的过程。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说,印度当局到今天仍不能确定王琪是否是“战俘”。而提及这一点,王琪本人则态度坚决地告诉记者,他并非“战俘”,当年并未“投降”。

迷路:误入印度领土,被监禁达七年

根据王琪叙述,他当时是一名驻扎在中印边界附近的工程兵,管理机械设备。1963年元旦假期期间,他请假出营地游玩,却误入附近森林迷路,找了两天也没有找到营地。由于附近森林虎狼出没,王琪非常害怕,于是向遇到的一辆印度红十字会的汽车求救。王琪当时认为,中印战争已经结束,中国释放了大批印度战俘,印度也会把他送回中国。没想到,印度红十字会将其送到了印度军营,其间王琪在车上路过一个红十字会营地,看到了中国红十字会标示,刚想要呼喊,却被印度人捂住嘴。

王琪给记者出示的1968年旁遮普邦内政厅的监押文件显示,他是因“非法进入印度领土,威胁印度国家安全”而被逮捕。印度人把王琪当作间谍送往首都新德里监狱进行拷打讯问。因为王琪是工程兵,没挖出什么信息,之后印度政府将其送往印度旁遮普邦监狱关押。王琪提供给记者的几份旁遮普内政厅监押和释放文件,均显示了王琪被关押的时间。

在旁遮普被监押期间,王琪与监狱人员关系良好。1969年监押结束后,印度政府问王琪接下来怎么办,王琪说回国,印度政府告诉他几天后送其回国。但实际上,王琪却被送到了中央邦蒂罗迪村。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蒂罗迪村位于一个铁矿山附近,印度政府的异己分子、中国士兵、巴基斯坦和孟加拉等国的回归人员,都安置在这里。在当时,蒂罗迪村就是一个流放各种人的地方,四周是湖泊和森林,出去的路被封死,四周一片荒凉。蒂罗迪村发展到现在,也才有1万多人。

王琪在蒂罗迪村待了几个月后觉得不对劲,就去警察局问,为什么还不送其回国。警察明确告诉他不可能回国,也不给其身份。王琪这才明白,这是把他流放到这里,让其自生自灭。

生存:出狱后做生意,娶妻生子定居

不得已,王琪来到蒂罗迪村里一个磨坊,打工挣钱为生。1970年前后,他用攒下的钱盖了座房子,并开了一家商店做点小生意。

1975年在生意人的帮助下,王琪迎娶了当地一位姑娘。王琪本来想要迎娶另外一位心仪的姑娘,但当地人不允许。嫁给王琪的这位姑娘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哥哥。1978年王琪有了大女儿。随后生下了大儿子、二儿子和二女儿。大儿子从小生病,28岁时不幸去世。二儿子现在在附近矿山打工。大女儿在村里当收费员,二女儿在村里做会计。

据王琪讲述,因为想家,有时候哭一晚上枕头都湿透了。当地民众很同情王琪,对他也很好,只是警察经常刁难他,由于开商店时没有行贿,他被警察打折了一条腿,记者也看到了其腿上的伤疤。由于王琪与当地一名退休高官关系较好,在这名官员的干预下,当地警察局局长被调走,王琪的境况才有了好转。

王琪在所盖的房子住了18年,后来年久失修就不住了,搬到现在朋友提供的房子里:一个铁皮房,两个房间,一个十几平米的小院。附近矿山炸药经销商奥马尔和村民都非常关照王琪。在矿上的批发商让其儿子到他公司上班,管理炸药,时间随便安排,有事可以不来,还为其提供车辆使用,每月8000卢比(约合800元人民币)。记者在其家里看到,一家虽然清贫,但其乐融融。现在王琪每天早晨5点就起床,锻炼40分钟,天天坚持。用王琪的话说,一定要坚持锻炼,练好身体,等着回国。

归根:担心时日不多,只想尽快回国

谈到为什么急切回国,王琪说,最主要是自己时日不多,想要给家人一个交代,让其家人回到中国,让中国那边的亲人也知道印度这边还有一支血脉,让两边联系起来。王琪在给大使馆的申诉信中也提到,如果不让回印度也没有关系,他一心就是想回中国。

王琪的妻子苏西拉说,自己与王琪命运相同。“他是有父母不能相见,我是想见父母见不到。”苏西拉父母双亡,原本不愿意嫁给王琪,最初几个月很难适应王琪的语言和习俗。后来慢慢熟悉了,才知道王琪是一名中国军人。作为老伴,苏西拉说,王琪无论走到哪里她都永远跟着他。儿子苏什拉说,家人也很想跟着父亲去中国。

王琪给记者出示的1998年1月15日一份申请文件清单上,王琪所居住的中央邦地区法院用英文详细列出了他应该提交的15份文件。还有一份1990年印地语的申请回国文件清单。

对于王琪的申请,印方也有回应。在2004年4月印度内政部签发给印度中央邦邦长和中央邦内政厅的文件中,印度内政部对王琪申请表示没有相关记录,中央邦要求提供详细报告,内政部表示无法提供。印度内政部还表示,如果中央邦要给王琪身份,需要再次告之内政部。在2008年9月24日印度总统秘书发给印度内政部并抄送王琪所在地区的一份文件中,印度总统秘书提醒印度内政部对此事给予适当关注。印度外交部2月4日表示,印度正在确定涉及到中国士兵案件的细节,并研究如何更好处理此事。

2月4日,中国驻印度大使馆领事参赞闫晓策率工作组前往王琪家中慰问,送上慰问金和慰问品。中国驻印度大使罗照辉表示,正加紧和印度政府、中国国内有关部门密切沟通。相信王琪回中国探望亲人的愿望一定能够实现。王琪表示,几年前母亲去世时未能回国,一直心存遗憾,一定要回国看看健在的亲人。他已向印度政府明确表示,希望回中国去,越早越好。

被困印度的,还有一位重庆老兵

近日来,一名年近八旬的中国老兵王琪被困在印度农村50年,苦苦期盼回国探亲的新闻揪住了大家的心。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除了王琪外,还有另外一位中国老兵同样被滞留在印度的中央邦蒂罗迪村,和王琪同村,名叫刘树荣。

据王琪透露,刘树荣来自重庆江津,有两子两女。2月4日,中国驻印度大使馆领事参赞闫晓策率队探望了王琪和刘树荣两位老人。但刘树荣表示不回国,他已在印度安家,国内已无亲人,愿在印度安度余生。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试图通过中国驻印使馆联系刘树荣老人时,使馆新闻处工作人员透露称,刘树荣目前中文已经非常不清楚,也无法使用英文,只能用印地语沟通交流。“(他)说中文非常费劲,只会一点点四川话,说不了几句就会转成印地语来交流。” 对于老人不回国的想法,使馆也非常理解,“20多岁就出来了,现在已经80来岁,更何况国内已经没有什么亲人。”该工作人员称,这并没有什么稀奇之处,许多久居国外的华侨华民有着相似的想法。此外使馆还表示,使馆尊重老人意愿,并且将对其生活提供必要协助。

By 成都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