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害退休法官之子:父亲只是普通的基层法律工作者

追忆起刚遇害的父亲傅明生,29岁的傅健宇说:“我父亲只是普通的基层法律工作者。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的感人事迹,但他清清白白、兢兢业业。”

傅健宇出生于1988年,在他懂事前,父亲就已经在法院工作。“父亲有时候忙到晚上11点才回家。因为常常不能按时吃饭,他得了胃病。”他说。

据了解,傅明生一开始在沙坡村做村团支书,后来村里设法庭,他就到法庭工作,从书记员做起,一级级地考试、提升。

1978年11月,傅明生进入陆川县人民法院工作。直到2013年11月退休,共参与审理案件将近900件。

“我妈说,爸就是劳累命,工作上不懂得拒绝,叫去哪里就去哪里,让去哪个庭就去哪个庭。”傅健宇说。

生活上,傅明生是一个不沾烟酒、生活朴素的人。有时候傅健宇在家听到当事人打电话给父亲,叫他去吃饭,他总会找借口推掉。

陆川县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覃坤曾多次去过傅明生家。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傅明生有一条裤子的松紧带已完全失去弹性,女儿想将其丢弃,他却说:“干净就行,干吗要丢!”

在傅明生家里,记者看到客厅的电风扇还是几十年前的旧式吊扇,墙上的开关都已变黄。傅健宇告诉记者,为了省钱,家里装修时线槽都是父亲自己钉的,楼顶上还开辟了一大片菜园,父亲每天都会爬上5楼楼顶浇菜。

“你说他没有钱吗,其实有钱,但他就是想着把工资存起来,为我们这些子女考虑。”傅健宇说,傅健宇爱人嫁入傅家多年,从没看到公公在外面吃过一碗粉、买过一个面包。

傅明生遇害后,当亲友寻找他生前的留影时,发现每次拍照他都躲在后面,开会也是坐在角落,法院的同事想找一张他的工作照,发动全院找都找不到一张好的,基本上都是远景。

“事发后,网上有传言说我爸爸是判错案,还有人说我爸拿了别人的钱不办事……”傅健宇希望组织上追认父亲为烈士,还父亲一个清白。

这个春节,当别的家庭在欢喜中过年时,傅家人却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悲痛。傅健宇的母亲对子女说,要尽快处理父亲的后事,不要跟组织提要求。

2月8日,傅明生家属在玉林市殡仪馆为傅明生举行了简朴的遗体告别仪式。“突然间心里空空的,没有失去的时候不懂珍惜,失去以后想珍惜也珍惜不来了。”傅健宇说。

By 中国青年报(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