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司机“转行” 一度退潮的黑车再次聚集

“到了晚上,地铁站附近的黑车又多了起来,乱哄哄的”,近日,这一情况颇被上班族吐槽。北京晨报记者实地走访五彩城、十里河、西红门等地发现,去年曾一度开始退潮的黑车再次聚集,而且多数只拉所谓“固定线路”。对于晚间出行的乘客来说,出租车不好打、网约车许久到不了、黑车却因有固定线路而常常“拒载”, 令他们处境十分尴尬。

地点1西红门地铁站

黑车围堵地铁站 司机坐等末班车

“有打车的吗?瑞海家园、理想城,上车走了啊!”晚上10点50分左右,大兴区西红门地铁站出口处,一见有大批乘客从地铁站涌出,几名男子边踱着步,边提高了音量不断询问着刚刚从地铁站走出的乘客。一名乘客站在路旁摆弄手机许久,最终向拉活的男子询价后觉得价高转身就走,拉活的男子紧跟两步就主动降了价。

“现在这个点,快末班车了,能拉一趟算一趟吧。”还站在原地的另一男子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当时围在地铁站周围的车辆均是在等当天最后一趟地铁的黑车。

北京晨报记者注意到,在西红门地铁站两个出口,以及旁边欣宁街与宏福路交叉口的位置,除了几辆京牌车外,还停有不少包括津、冀、鲁、桂在内的外牌车辆,其中,在西红门地铁站的公交站台边,几辆前风挡玻璃处闪烁着竖条红光的车,更是将整个站台围了个严严实实,记者看到,该时段站台上绝大多数公交车均已不再发车,几名车主正在车内坐等乘坐末班地铁而来的乘客。

此时,距地铁四号线双向途经西红门站的末班车还有半个小时,这一天,留给黑车司机拉活的时间不多了。

地点2十里河地铁站

数十辆黑车排两排 满员就发车

相比于西红门,黑车更多也更加扎堆儿的是十里河地铁站,到了末班时段更是热闹。记者还未走下扶梯,便能听到多位黑车司机的吆喝声,“周庄有走的吗?就差一位,上车就走啊!”在这里,数十辆黑车分两列排在大羊坊路路北,前排车辆载满4位乘客后扬长而去,后排车辆便会往前挪个几米补齐位置。

山东人白师傅在十里河一带当黑车司机有些年头了,他告诉北京晨报记者,自己每天从早晨六点到地铁十一点末班车到站,基本都在外面跑,而十里河到十八里店这一趟线则是他大多数时间的“工作地点”。他向记者透露,早在几个月前,自己还是网约车司机,但后来觉得收入开始减少,拉了两个月六百单乘客后,自己又拉回了黑车。

“现在我主要是跑老君堂和横街子这趟线,早晚高峰打车的人尤其多,拼车十块钱一位,对于乘车的人来说这比网约车都便宜,所以基本上他们都不会讲价。”

虽然之前开网约车只有两个月,不过岳师傅对于网约车平台却颇有微词。他称自己“入行晚”,没有赶上几个平台补贴力度最大的阶段,因此“没挣上钱”。今年年初,自己退出了网约车平台。

地点3五彩城购物中心

网约车开两年 最终干回“老本行”

晚上8时许,五彩城购物中心南侧的学府树中街路口,几辆挂有红色LED灯的车辆停在一旁,与西红门和十里河地铁站外的黑车群比起来,这里的车辆实在说不上多,杜师傅虽然不以当黑车司机为全职,但他自称自己算是为数不多的一直围守在这里的司机之一。

2013年,杜师傅买车后除了每天上班用其作为代步工具,每到周末还会在五彩城附近拉些“黑活儿”。不久后,便跟着朋友注册了网约车平台,也赶上了几个平台相互竞争,奖励最多的时期,他也称自己确实算是“挣着了钱”。

谈到那段当网约车司机的经历,杜师傅眉飞色舞起来,“当时我下班之后,从下午五点多拉活到晚上十二点,一个晚上能挣六七百,有时候整个周末都不闲着。到哪儿都能拉着单子,不像现在拉黑车,好多时候都空着车回来。”

“网约车司机最开始有不少都是黑车司机转行,只不过这两年有的人主动退出,有的人被迫离开,而这些人大多数也都还继续拉着‘黑活儿’”。杜师傅称,在五彩城外,自己曾有些共同拉活儿的“老伙计”,他们之中有的是北京人,后来去当了出租车司机,有的则在春节时就把车开回了老家,“春节之后也没见他们回来。”

杜师傅的车现在挂着“豫”字牌照,他告诉北京晨报记者,自打一个多月前,网约车平台已经不再给他派单了,然而自己没闲下来,依旧拉着“黑活儿”。

地点4积水潭站宋家庄站大望路站

网约车黑车均“拒载” 乘客尴尬

正如岳师傅和杜师傅所说,在地铁站附近的黑车均有自己拉活的线路。末班时段,在积水潭地铁站门口趴活儿的黑车则多开向昌平地区,而这样的“一趟线”黑车,也让一些乘客感到有些尴尬。市民吴女士由于工作原因,很晚才会下班,打从转过年来,每每从积水潭地铁站出来,她发现打车越来越难了,“网约车平台经常是从两三公里外派单来接,我站路边每次至少等10分钟,有时候甚至会被直接拒单,我好不容易壮壮胆儿想着打个黑车吧,才发现人家根本不拉我。”

而在日前,记者乘末班地铁到达宋家庄站,看到站外零零散散共有近十台黑车在揽客,记者表示想去两三公里外的南二环,黑车司机却连连摇头,称只拉去亦庄地区的乘客。记者随后通过网约车平台叫车,也经历了平台司机直接取消订单的情况。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大望路地铁站,这里的黑车多数都只拉回燕郊的乘客。家住燕郊的李女士告诉记者,去年这个时候,这附近几乎都没有黑车趴活了,这几个月又出来了,回燕郊不太好叫车,所以自己也偶尔会在这里跟人拼车回家,前几天,她甚至还看到有几辆面包车在这里趴活。

■滴滴回应

引入分时计价 鼓励错峰接单

随后,记者就此事询问了滴滴出行相关工作人员,针对用户反映的打车难问题,一方面为了鼓励用户错峰出行,减轻早晚高峰时段的用车压力,滴滴在4月中旬便在北京引入了“分时计价”的模式和区别于以往的计费标准,同时为了提升车辆的使用效率,对于用户的拼车订单,滴滴系统也将优先派单。另一方面,工作人员表示,为了维持运力,对于之前司机遇到的高峰时期拥堵、短路程不挣钱的情况,滴滴在推出分时计价后,起步价和不同时段的时长费都有提高。此外也有一些奖励措施鼓励司机提高出车率、接单量以及在线时长,针对于晚间打车难的情况,例如滴滴为了鼓励司机在跑满一定单数后会给予奖励,“现在全天都有不同的奖励措施,所以司机的人均收入肯定是上涨。”

■记者手记

挖潜闲置资源 让最后一公里曲径通幽

地铁站与商圈附近入夜后黑车扎堆,这是老问题了。在网约车平台培育市场“赔本赚吆喝”的年代,这些地段的黑车确实大幅度减少了,现在又开始活跃了起来。但仅仅靠行政手段查处,又显然是事倍功半的,因为出行市场供不应求的现象客观存在,很容易陷入治理、反弹、再治理的怪圈。那么,要怪网约车新政导致司机减少了?当然不是,任何一个市场,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或许,解决之道在于政府搭台与企业创新的双重使力。新政强调了监管与限制,但也为政府的后续服务开启了窗口。有没有可能,在早晚高峰叫车难和地铁公交停运后的“青黄不接”时段,针对那些提供运营服务的出租车企业与网约车企业,政府能够设计一些制度与措施进行引导?网约车企业,又是否能在新政的许可空间内,设计更多的针对性政策提升服务效率?北京几百万辆私家车,多少“京人京牌”下班后就径直回家了,这无疑是交通资源的闲置与浪费,有什么措施能继续在“京人京牌”上继续挖潜,让更多合规的“京牌车”有动力加入网约车服务?我想,跟困难比起来,只要努力去想去做,解决问题的办法总是更多一些。

By 北京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