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大制售假减肥药案:黑作坊生产利润高达数千倍

2倍使用禁药,远程操作,黑作坊生产,网上售卖……制作销售假减肥药也用上了“互联网+”技术,制作假药方以“德国进口”品牌为噱头,通过淘宝微商结合的方式销售,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和快递物流完成交易,全流程线上操作。7月17日上午,记者从江苏省苏州市公安局获悉,苏州警方侦破这起由公安部督办的制售假减肥药案,抓获嫌疑人12人,当场查获有毒减肥胶囊3万余盒及半成品原料1.5吨,销售范围涉及全国20余省,涉案金额以千万元计。

“本案中,涉案人员反侦查能力极强,从生产、包装到销售,整个犯罪链条复杂,侦办和线下打击难度大。”苏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金锡奇介绍,“本案线索是由阿里巴巴推送给公安部,案件侦查过程中,阿里巴巴也利用大数据全力协助警方案件侦办。在公安部和阿里大数据支持下,案件取得快速突破。这就说明打假还是需要社会共治,对制假售假应该加大打击力度,网络不是法外之地。”

目前,涉案的刘某某等12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远程操作黑作坊生产假减肥药

2016年10月,苏州警方根据公安部下发线索获知相城区一居民小区内有人利用淘宝网、微信等渠道销售“舒立轻”减肥药,数额较大。后通过取证检测,发现上述销售的“舒立轻”减肥胶囊中含有国家禁用的有毒有害药物成分“西布曲明”。

鉴于案件涉及面广且影响恶劣,苏州警方立即成立了专案组全力侦办此案。

经近三个月的侦查取证,2017年1月,专案组兵分三路在江苏苏州、徐州和河北石家庄同时展开收网行动,一举抓获涉案犯罪人员12人,捣毁该犯罪团伙位于江苏徐州的一地下生产窝点。至此,该案的组织者及生产、销售环节涉案人员悉数归案。

苏州市食药监部门大批量抽检发现,涉案样品中含有国家违禁添加物西布曲明和酚酞,系2010年国家食药监管理局已明令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的制剂和原料药,西布曲明是中枢神经食欲抑制剂,可引发高血压、心率加快、厌食、肝功能异常等严重副作用,长期食用可损害肠神经系统且不可逆。

据本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刘某供述,自2016年6月起,其从网上购买国家明令禁止使用的添加物西布曲明,通过QQ等远程指挥47岁农村无业人员钱某,在农村脏乱差的黑作坊里,用灌装机等设备生产减肥药胶囊,并采用假身份证和电话发货,减肥药里除了禁药外,就是写玉米粉、荷叶等。

每次大批量生产完后,刘某都会让钱某亲自试药,确保吃不死人,但有口干口渴、失眠、厌食等生理反应,从而达到预期的减肥药效。“有的消费者反馈效果不佳,要求退货,刘某竟加入2倍的西布曲明剂量,果然效果大增。”苏州市公安局环食药支队办案民警介绍,直至刘某被抓的前两个月,“舒立轻”等有毒减肥药囊销售额已达到100余万。

千倍利润转售全程网上交易

32岁女子王某是刘某的“下线”之一,经警方查明,2016年3月起,刘某主动提出给王某供货。同年4月,王某便号召兄弟姐妹跟着“一起干”。

不到一年,王氏家族售假减肥药生意发展庞大,截止2017年1月被抓,警方在其家中搜出近一万余份已交易的快递单,10万余粒囤积的减肥药胶囊,初步锁定的交易额超过300万元。

“实在不敢相信,减肥假药的利润如此惊人。”苏州市公安局环食药支队办案民警介绍,以“舒立轻”为例,王某从刘某处购买,最低时价格25元,而其销售价格高达130元/瓶,利润超过400%,这样的暴利令人震惊。

警方掌握的数据显示,钱某加工生产一瓶/盒舒立轻、健之达、百秀纤的人工费分别为1元、5毛、3毛,半年时间净挣7万余元。刘某以进货价卖给下游价格分别是25元、35元、52元,利润为2400%至5000%。而王某从刘某处以数十元的低价拿货后,转手通过社交媒体以一两百元、最高300余元的价格卖出,利润最高超过400%。

“由于在被抓前,王某被多个上线提醒要出事儿,大量删除微信、QQ沟通交易记录,且未留下账本,6位民警耗时一个多月,才核查出部分交易金额。”苏州市公安局相城分局太平派出所所长李华章介绍,犯罪嫌疑人实际销售额远高于目前所掌握的数据,且王某只是刘某的其中一名下线,整个案件涉案金额可能以千万元计。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深挖中。

打假还需社会各界联合出力

“王某家中查获的已发出的快递单就有一万余份,这也只是整个案件的冰山一角。;”办案民警赵辰曦指出,王某是刘某的下游客户之一,而刘某也只是王某上游供货商之一,整个案件错综复杂,销售范围涉及全国20多个省份。“上下游涉案嫌疑人多使用匿名、;假名,躲避了传统的监管渠道,要查清全部销售网络和额度难度极大。” “当前一些社交媒体,既有聊天功能,又有支付功能,极易被不法分子利用。;”苏州市公安局环食药支队办案民警认为,要做好这方面的监管,既要互联网企业担负起社会责任,也需要政府加快构建网上数据防控体系。

由于涉案人员作案手段隐蔽,采用假身份不见面沟通和交易,反侦查能力极强,从生产到包装到销售整个犯罪链条复杂,侦办和线下打击难度大,需要社会各界联合打假。“我们需要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主动作为,提供线索并协助警方办案,希望公安+企业联手打假的新模式成为常态。”

By 法制日报——法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