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徐玉玉案”宣判,父母:稍感安慰,家里不敢挂玉玉照片

7月19日上午,山东“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在山东临沂中院一审宣判,主犯陈文辉一审因诈骗罪、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无期徒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他六名被告人被判15年到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如果没有遇到变故,徐玉玉如今应该已经在南京邮电大学读完大一。就在去年8月19日,家境不太好的徐玉玉相信了电信诈骗分子“2000元助学金”的谎言,将父母借来的9900元学费,转入对方账户。发现被骗后,徐玉玉在其父亲陪同下报警,而后在回家的路上猝死。

7月19日上午该案宣判后,徐玉玉的父亲徐连斌对澎湃新闻表示,“稍许感到安慰”,因徐玉玉的母亲、姐姐在家等候消息,徐连斌电话通知了家人判决结果,“她们知道结果以后,什么也没说”。

回忆

近一年来,徐家人的生活并不好过,徐玉玉成了家里人都不愿提起的话题,笼罩在家庭的沉默代替了徐玉玉生前给这个家庭带来的欢乐,徐母也变得不爱说话、不爱出门,她有意避免人群嘈杂的去处,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沉默着不说话,每隔一会儿就轻轻叹气。

“玉玉以前爱笑爱闹,她一走,把家里所有的欢乐都带走了。这一年来都是一天一天熬过来的,虽然现实中知道玉玉已经不在了,但在脑子里她仍然还活蹦乱跳的,一想起来就哭。”徐母低声叙述后陷入沉默,只剩房间的电风扇嗡嗡地转。

徐母说,她知道要面对现实,但仍控制不住地想念玉玉,“就像放电影一样,她每一个动作都刻在了脑子里,尤其是现在孩子放假了,一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就能想起来玉玉。”

徐玉玉被诈骗案发生后,年长徐玉玉8岁的姐姐便从新加坡辞职,赶回临沂料理家事。在徐母看来,比起徐玉玉,姐姐徐琳不太开朗,两姐妹的性格差异更让徐母常常回忆起徐玉玉在家时的欢声笑语。“有时候家里来客人了,我还会习惯地喊玉玉出来,喊完她的名字,才反应过来(她已经不在了)”。

照片

徐玉玉走后,她的衣食起居一应物件都被家人处理了。

徐玉玉曾居住的房间也换了模样,仅仅剩下两张桌子和一个衣柜,摆放的书本和用具都替换成了姐姐徐琳的,“她(徐玉玉)的东西全都卖了,处理了,床也搬了,不然大家看着就心里堵”。

一起被处理掉的,还有徐玉玉的所有照片。客厅一进门摆放的五张照片里,也只能看到徐玉玉姐姐和徐父、徐母的合照,“玉玉照片一张没留,看着难受,用不着挂了”。

围绕徐玉玉的一切也成了家里人都不愿提起的话题,“我们嘴上都不说,只能心里默默地想”,徐母说,家人不小心还会提起玉玉的事,两句以后就陷入沉默,“大家就换个话题,心里多难受”。

徐母表示,徐玉玉案件相关事宜主要是徐父在处理,“我什么也不想”。徐玉玉父亲7月19日一早就来临沂中院,由于他是证人的原因,只能在庭外等待。得知判决结果后,他给在家中等候消息的徐玉玉母亲、姐姐通了电话,“她们知道结果以后,什么也没说”,徐连斌告诉澎湃新闻,“自己稍许感到安慰,对于黑客泄露徐玉玉信息的案件,我们还会继续关注的”。

By 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