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烦恼:打击盗版盗播比反腐还难?

被称为“史上最大尺度反腐剧”的《人民的名义》引发全民追剧热潮。然而不久前,湖南卫视官方微博发布的一纸维权声明将人们的目光再度聚焦网络盗版、盗播行为。该声明称,有不法分子通过非法手段盗取《人民的名义》全集,在网上进行非法传播、售卖,片方已报案。不可否认,如今网上盗版、盗播行为猖獗,但最终结果却往往不了了之。在第17个“世界知识产权日”来临之际,我们约请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法官杨静撰文评析,在打击网络盗版、盗播行为上,法律如何发挥威力来守护“人民的版权”

影视剧制作是高投资、高风险、高收益的行业,然而通过互联网对影视剧进行盗版传播侵权,则往往是“一本万利”甚至“无本之利”。

我国现行法律制度对于盗播影视剧作品侵权和犯罪行为,提供了多维度立体法律保护。对于侵权行为,既可以通过民事诉讼寻求知识产权司法救济,又可以向有关行政主管部门举报投诉;对于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可以追究刑事责任。

然而我们也总说影视剧作品维权难,难在哪里?主要难在这么几个方面:

一是知识产权本身具有无形性特点。影视剧作品一旦公开放映,权利人就很难对作品实施有效地直接控制,侵权人却很容易获取作品内容。

二是侵权行为具有隐蔽性。目前盗版、盗播很多是在网络空间完成的,网络空间的虚拟性和开放性决定了行为具有较强的隐蔽性,侵权人在网上很容易掩饰自己的身份,面对责任追究时很容易改头换面、另起炉灶。互联网站之间开展合作、套链、深度链接、转载等关系错综复杂,导致直接行为主体难以查实。

三是侵权行为多样性。法律对不同的侵害手段和后果规定了不同的侵权责任。网络环境下侵权行为样态复杂多变,设置链接、提供网络空间、搜索引擎搜索、向非法复制者提供复制工具和软件、破坏技术措施和删改版权管理电子信息等都可能导致间接侵权,取证、认证、定性的难度相对较大。

四是赔偿计算难。网络传播的互动性特征使得损害后果难以确定,比如传播的范围、权利人的直接经济损失、侵权人的直接获利都难以界定。此外,网络经济的特点导致盗版、盗播行为给侵权人带来更多的网络聚积效应,这些隐形福利更是无从计算,有时候侵权盗播还受到网民的追捧,这就在一定程度上颠倒了是非黑白、扭曲了竞争秩序。

五是处理刑事案件的公安机关与审理民事案件的司法机关在责任认定、证据要求方面不尽相同,相互之间缺乏有效衔接。

发生网络侵权盗版、盗播行为并非无法可治,笔者以为,可以采取以下方式方法:

首先,执法者和司法者要转变观念。党中央和国务院高度重视无形资产保护,《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等一系列文件陆续出台,都强调将加大知识产权侵权行为惩治力度、加大知识产权犯罪打击力度作为基本执法政策。最高法院也将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作为司法保护的基本司法政策,4月24日发布的《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纲要(2016-2020)》提出以问题为导向,力图在未来5年中解决举证难、周期长、赔偿低等难题、瓶颈问题。

知识产权保护的有效作用能否充分发挥,关键在于具体的法官和执法者。执法者要在每一起个案中贯彻加大力度理念,把惩治侵权提高到保障国家战略发展的高度上去认识。因此,有些顾虑要消除:

一是侵权获利无证据。要充分行使职权,要求被告诚信举证,对负有举证责任的被告拒不提交账簿、伪造财务资料等行为,依法适用证据妨害制度,依据在案证据和商业常识合理推定赔偿数额。

二是影视剧作品质量参差不齐,担心公众利益受损。司法应当努力鼓励优质智力成果、鼓励自主创新、激励良性竞争环境形成。商品质量由市场决定,不是由侵权人说了算。盗播者盗取在先,就无权以对方质量不高来抗辩。三是充分考虑到责任追究的概率。盗播之所以猖獗,往往因为被抓、被诉、被判、被执行都是小概率事件。一步步走到底的概率太低,导致即使被判赔偿了原告损失,被告仍然大有盈余。

其次,权利人要用足各种法律措施。权利人可以采取诉前禁令、申请律师调查令等方式,及时取得侵权证据、制止侵权行为。此外,在无形的知识产权产品传播发行过程中,应注意采取技术措施保密,加强产权保护,注意证据留存。

第三,形成打击合力。司法对侵权行为的制裁,要与行政机关、市场管理部门以及社会各界形成衔接和联动,追根溯源,把个案中查实的侵权信息及时公开,对于恶性大的、重复侵权的主动报送公安机关,行政部门要以司法个案认定的侵权行为为线索,加强后期跟踪监管,社会力量要积极参与治理,实现“刨树根”式的根源治理和链条式打击。

By 法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