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碧、老干爹、哇哈哈、八个核桃…居然都不是山寨!

想吃“康师傅”,买到手的竟是“康帅傅”;想喝“娃哈哈”,拿到的却是“娃恰恰”;还有“思念”变成“恩念”、“奥利奥”成了“粤利粤”……关于山寨产品的案例,不胜枚举,这些案例既可笑,也可恨。

由于山寨产品取名、选择包装的脑洞开得实在太大,正牌商家往往猝不及防。被逼无奈,这些正牌商家采用了“以牙还牙”的策略——先抢注一批商标,让投机者无漏洞可钻。

于是,你就能见到如下滑稽的场景:模仿“雪碧”的“雷碧”,模仿“星巴克”的“星巴客”,模仿“娃哈哈”的“哇哈哈”……这些品牌其实并不是山寨,而是大家所熟悉的那家公司注册的。

大公司纷纷注册“山寨”商标

昨天(6月14日),有一条微博火了。有网友说:大白兔为了保护自己的商标,注册了十几个近似商标:大灰兔、大黑兔、大花兔、小白兔、金兔、银兔……

大家小时候吃的正版大白兔奶糖是上海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出品的,而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在国家工商管理总局商标局系统中查询到,上海冠生园食品确实注册了很多类似商标,例如2014年注册的“巨大白兔”、“巨白兔”、“金兔”;1991年注册的“大黑兔”、“大花兔”、“大灰兔”、大红兔”。

显然,冠生园是不折不扣的色彩控,但色彩控并非他一家。我们熟悉的雷军和他的小米,同样是宗师级别的颜色控——我们知道有红米手机,但很少有人知道,小米已经把蓝米、黑米、紫米、橙米、绿米、黄米、桔米全都注册了!

或许,等到某天,某位米粉可以集齐小米手机彩虹套装版,傲视整个米粉界。

如果说颜色控们都是可爱的,那么亲情控肯定都是温暖的。谈到这类商标,雷军可以向马云学习。

既然有阿里巴巴(爸爸),还有马云爸爸,那么为什么不可以有阿里妈妈?既然有了阿里妈妈,为什么不可以有阿里爷爷、阿里奶奶?独生子女太孤单,再来一个阿里哥哥、阿里弟弟、阿里姐姐和阿里妹妹也是极好的;当然,阿里宝宝显然也是不能少的,毕竟希望在下一代,而且有了宝宝整个大家族就更闹热了!

作为中国人人情世故文化的重要方面,非亲情的维系,通常要通过干爸干妈作为纽带。嗯,我们有老干妈陶华碧了,但这显然还不够,有了老干爹,老干妈才不孤独;当然,老干爹老干妈,你也可以喊成老干爸、老干娘,这要看你的心情和你们当地的习惯;此外,关系是对等的,有干爹干妈,就有干儿子、干女儿。

繁杂的色彩,还有七大姑八大姨复杂的关系,是不是已经把你绕晕了?下面看点简单的,数字。

六个核桃的厂商名叫养元智汇。我们喝六个核桃的时候,可能的感觉是——这瓶饮料里面含有6个核桃的营养。那要是人家的产品是7个核桃怎么办?消费者难免会心想:7个核桃肯定比6个营养。(所以小编没查到6个以下的核桃)

这样不幸的事情就发生了,七个核桃已经被抢走了:

十个核桃也被抢走了:

更过分的是,甚至有人还生产出了九个核桃,比六个核桃整整多了3个,多出比例高达50%。

此外,贵州的“老干妈”与福建的“老大媽”也展开了一场商标权属的争夺。2016年,双方历时4年的商标权属纷争终于尘埃落定。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为,福建省南安市阿庆嫂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申请注册的“老大媽”商标,构成对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驰名商标“老干妈及陶华碧头像”与“老干妈”的摹仿。

那么,什么才是商标侵权呢?商标侵权是指:行为人未经商标权人许可,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或者其他干涉、妨碍商标权人使用其注册商标,损害商标权人合法权益的其他行为。

现行的《商标法》第十三条规定:

为相关公众所熟知的商标,持有人认为其权利受到侵害时,可以依照本法规定请求驰名商标保护。

就相同或者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未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

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

By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