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医生真的来了 20元套餐16项服务打包带回家

20块钱能买到什么?

去好一些的医院看病,只够挂号费;有个头疼流涕,只够买盒感冒药……

但在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花20块钱即可签约家庭医生,享受价值214元的体检1次,全科门诊免挂号费、住院免门槛费等超值健康“套餐”。

不仅普惠辖区居民,对于高龄老人、身体残障等特殊重点人群,中心还可以根据需求,个性化定制健康管理方案,受到辖区居民的认可和支持。

“所有的服务内容以及家庭医生、签约群众的权利义务,都白纸黑字写在家庭医生服务协议书里,是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庐阳区卫计局副局长陶发俊说,这就给签约双方都提供了法律保障,也推动这项工作良性有序开展。

2016年,安徽省有3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获得“全国百强”称号,均花落庐阳。

签约家庭医生全科门诊随时挂

今年57岁的李阿姨住在庐阳区双岗街道一里井社区,是一名针织厂退休工人。12年前,她被查出患有糖尿病,每次去医院看病,都要早起排队,即使这样有时还挂不上号,住个院也要等床位。但如今,她只要走到家对面的双岗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随时可以挂全科门诊,还不收挂号费。

“一个月退休工资不到2000元,去大医院看,挂不上号不说,随便住个院都不够,更别说医药费了。”李阿姨说,后来社区推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项目,自己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花了20元签约了中心的全科医生程建国,每次身体不舒服,就会来中心找程医生给自己瞅瞅。

记者在家庭医生有偿服务协议书上看到,社区服务中心与签约群众共同确定一名家庭医生,为签约者提供6项基本健康免费服务项目,包括建立健康档案,提供电话咨询服务,提供价值214元的免费体检套餐,提供专科专病、分类签约服务(医联体双向转诊绿色通道、一对一健康评估和分类管理)以及高血压、2型糖尿病患者优先享受慢性病选择性药物免费治疗等。

此外,签约者还可以享受健康优惠增值服务,涵盖了在中心就诊免收全科门诊挂号费、免收医联体专家门诊挂号费4次、cr摄片一次(不出片)、减免住院门槛费、专家团队上门服务一次等10项内容。签约周期为一年。

就在今年3月,李阿姨因为血压升高在中心住了院,一检查发现肾功能出现问题,吊了好几天的水。“这要在大医院,没几千块钱根本打不住,但我签了约,免了门诊费、门槛费,最后只花了200多元。”李阿姨说:“20块钱能换来这些,还不签吗?”

李阿姨不仅自己签了约,还逢人就推荐。而像她这样享受过家庭医生项目实惠,自发成为“宣传员”的社区居民还有很多。

陶发俊告诉记者,庐阳区以合肥老城区为主体,辖区居民人口多,对医疗资源的需求也比较大。为了给群众提供既贴心又省心的医疗服务,2011年12月,庐阳区在安徽省率先启动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先期在双岗街道一里井社区开展试点,建立以全科医生为核心的服务团队,与辖区居民家庭签约,提供基本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2012年5月,根据合肥市统一部署,全区各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面实施。

可签“明星医生”也可按病种签约

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庐阳区探索家庭医生服务运行机制,制定《庐阳区家庭医生服务工作规范》,确立家庭医生服务小组为家庭医生服务主体,明确家庭医生服务的人员组成、服务范围、服务标识、服务时间和服务内容,指导各中心开展家庭医生工作。同时,还明确了固定的服务场所和主要服务对象,在辖区50个社区设立固定家庭医生工作站,搭建社区家庭医生服务平台,优先与老年人、孕产妇、儿童、残疾人以及高血压、糖尿病等慢病居民实施签约服务。

有了制度机制的保障,庐阳区还在服务载体上寻找突破,开展“粉丝”签约和“病种”签约。

“粉丝”签约打破家庭医生服务以居住地为单位的网格化签约服务格局,居民自主选择心目中信任的家庭医生,成为其“粉丝”,进行签约。亳州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家庭医生杨华就是一名“明星”医生,慕名而来签约的群众有3000多人,每天光门诊接诊量就有约100人次。

而“病种”签约,如高血压病、糖尿病、脑血管病等专病,由两名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全科医护人员和两名医联体专科医护人员组成专病管理家庭医生服务小组,按病种与居民签约,提供有偿或免费服务包,实现签约患者在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和医联体医院疾病诊断、用药的无缝衔接。

无偿有偿服务包可自主选择

“其实从最开始试水到建章立制再到载体创新,我们一直推行的都是无偿签约服务,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因为不要钱,群众总是觉得你是‘送上门’的,依从性不高,配合健康管理的意识也不强。”陶发俊说,“病种”签约是对有偿签约的一次试水,效果很好。为引导签约居民主动配合家庭医生的健康管理,2016年4月,庐阳区再次在全省率先开始尝试有偿签约服务,并将有偿签约与无偿签约“并轨”。

“有偿服务包的收费标准是每年120元,其中医保报销50元,区基本卫生公共经费承担50元,包括财政专项资金10元,签约群众实际只要出20元即可。”陶发俊说,虽然钱交得不多,但这样一来自发形成了双方约束机制,签约群众真的会仔细对照协议约定内容,享受约定服务,倒逼社区卫生中心提高医疗服务能力,督促家庭医生更好的履责尽责。

记者注意到,在庐阳区推行有偿签约不久,2016年5月,国务院医改办等7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指导意见》也明确,家庭医生团队为居民提供约定的签约服务,根据签约人数按年收取签约服务费,由医保基金、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和签约居民付费等方式共同分担。

今年以来,庐阳区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仍在不断出“新招”,杏林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全省范围内打造了首家家庭医生“云诊室”,通过互联网+,使居民、社区中心全科医师、医联体三甲医院专家三者“对接”,实现远程会诊;双岗街道卫生服务中心与市一院对接医学影像学检查远程读片、出报告系统,在中心拍片子即可申请市一院专家给读片、出检查报告,避免居民两头跑……

目前,庐阳区共有社区卫生服务机构29家。依托这些服务机构,全区50多个社区,每个社区至少组建一个家庭医生服务小组,共签约20.9万余人,有偿签约6.7万余人,病种签约2.4万余人,实现了社区、重点人群全覆盖。

家庭医生人手严重不足成掣肘

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是推动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重要基础,也是构建和谐医患关系的重要途径。对于庐阳区来说,这项工作起步早,推进稳,其中存在一些制约因素也就颇具代表性。

“政府对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宣传力度不够大,辖区居民了解这项服务的人数大概只占总人数的五分之一。”杏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牛磊说,现在医生签约服务都主要靠社区做宣传,宣传效果有限。而且特别需要注意的是,有一些对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误区也亟待“澄清”,比如有的群众以为花20块钱就可以把家庭医生等同“私人医生”,这是不现实的。

在陶发俊看来,家庭医生人手严重不足也是制约发展的一大障碍。陶发俊解释,提供签约服务的家庭医生必须是全科医生,而培养全科医生途径主要有两个,一个是五年本科加三年规范化培训,一个是转岗培训,即有执业资格的医师经过一年岗位培训成为全科医生。但是,全科医生培训是需要省级层面组织的,次数少,力度也小,每年全省培训人数大概只有100人,分到庐阳区只有两三个人。目前,庐阳区有全科医生99人,但常住人口达到66.2万,显然人员配比严重不足。

值得期待的是,2017年1月,根据《合肥市关于推进城市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实施意见》精神,庐阳区结合实际,在人员和分配机制上进行了政策突破。经区编委研究确定,按每千户籍服务人口配置1.5人的标准,重新核定该区基层医疗卫生岗位702个,增加岗位数超出1倍,打破基层医改以来,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岗位数固化的模式,实行动态管理,具体岗位数由区卫计局统筹分配。

考核评价体系的单一化也造成了社区医务工作人员的困扰。记者了解到,各地在考核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中,把签约量放在过于重要的位置,作为排名竞位的衡量标准。但是过于强调签约量,会导致本末倒置,甚至还会引起“数字造假”的问题。因此,基层对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科学设计考核指标的呼声很高。

还有医务人员反映,依托于家庭医生签约的社区首诊也有比率要求。但是在一级二级三级医院之间门诊转诊的报销比例差距不大,让患者感觉不到明显实惠。因此,在社区首诊对他们来说,也就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会更倾向于选择实力强的医院。

由于家庭医生在全国来看还是新生事物,一些地方出现了“签而不约”的现象,签约群众不知道自己的家庭医生是谁,也不知道可以享受的服务内容有哪些。“我们坚持运用法律方式,对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进行法律保障。在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协议书中,我们明确了签约的家庭医生信息以及家庭医生的责任义务,同时也明确了签约群众的权利义务,双方都要在协议框架内履约,防止家庭医生服务工作流于形式。”陶发俊说,如果签约的群众不愿意享受协议约定的服务,视为主动放弃,但如果家庭医生拒不提供协议约定的内容,群众可以向卫生行政部门反映,管理部门会依据相关规定以及违约情况,进行行政处罚。随着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开展,陶发俊表示,协议内容也会不断完善,给辖区群众提供更好的法律保障。

By 法制日报——法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