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嫁女自述:我就想找个公务员,没房也行

3800万。

这是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婚介行业委员会联合百合网发布的全国范围内大于27岁未结婚的女性数量。

580余万。

这是中国男女婚恋观系列调查报告显示的全国范围内大于30岁未结婚的女性数量。

无论是3800万还是580余万,都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在一年一度的三八妇女节到来时,我们将目光投向这个庞大的群体,记录她们的奋斗与成就,关注她们的焦虑与彷徨,讲述她们的骄傲与坚守,以及了解她们为何没结婚。

为何没结婚?并非不恨嫁。刘小红说,从23岁到32岁,用了整整9年的时间,她还是没能把自己嫁出去。

当事人刘小红。

并非刘小红条件太差,恰恰相反,刘小红足够优秀。省直机关公务员的工作,100多平米的房子,还有一辆10多万的小汽车,和十几年前只身来到省城入读一所末流本科院校相比,现在的刘小红所拥有的,已是常人所难及的。

唯独婚姻,已经成了刘小红的心病。

是的,今年32岁,刘小红还没有结婚,也没有男朋友。

父母在催,自己也急,但刘小红说她不想失去自己的底线,“我就想找个公务员,没房也行”。

懵懂:理解刘小红的择偶观,要从成长经历说起。

刘小红出生在华北某省的一个内陆小县城,父亲是公务员,母亲做点小生意。

和别人家母亲负责孩子的学业相比,刘小红家这一职责由父亲承担,从上幼儿园开始,刘小红的作业就由父亲批改。刘小红记忆犹新的是,童年的每个夜晚,她在灯下写作业,父亲在一旁研究工作,时不时地还给她讲一些,虽然她完全听不懂。

虽说因为父亲的仕途升迁,刘小红的家从乡里搬到了政府大院,并因此转了学,但在父亲的严格督促下,她的成绩始终不错。

初三那年,父亲被提拔做了县里的局长,工作骤然忙碌了起来,于是,刘小红被送到了市里的重点中学读高中。

或是因为脱离了父亲的监管放松了功课,刘小红高考考得很不好,刚刚过了本科线,勉强进入了省城一所末流大学。为了弥补高考的缺憾,大学四年刘小红一直忙于学习,从未想过要找个对象。

临近毕业,刘小红开始找工作,她想要留在省城,她的选择是考公务员。在一个公务员考试群里,刘小红认识了在省城当大学生村官、也准备考公务员的孙飞,就向他请教应该报考省直机关还是区直机关,孙飞告诉她比较而言是区直机关好考。由此两人认识,又由于同为“考友”互相交流,一来二去两人就熟悉了起来。

听了孙飞的建议,刘小红报考了区直机关,笔试成绩出来了,她排名第三,面试还是没有通过,但刘小红的成绩,比省直机关笔试第一还要高,这让刘小红多少有些“埋怨”孙飞。

这种情绪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刘小红和孙飞见面了。公考失利后,刘小红选择了读研。某天,孙飞打来电话说他在邻校打球,想要和刘小红见一面,刘小红同意了。

“见面的时候还闹了点误会,我跟他一块去找一个男同学拿耳机,男同学看见我俩在一起,给了耳机转身就走,可能人家也是喜欢我了”,刘小红回忆。

转眼到了冬天,国家公务员考试公告出来了,刘小红又动了考公务员的心思,她再次请教孙飞。这次孙飞不仅帮她选择岗位,还主动提出陪刘小红去看考场。

刘小红记得,那是个雪后的周六,北风吹得生冷,道路上尚有余冰,她穿着高跟的靴子,过路的时候,孙飞伸出手要扶她的腰说怕她摔着,她躲开了。看完考场回来的路上,孙飞又提出去他家里坐坐,刘小红也婉拒了。

初恋

事实上,刘小红并非不懂孙飞的心思,只是当时她已经有了心上人。在和孙飞见面之前,刘小红在网上认识了一个邻市的男公务员,两人互有好感。男孩很快就来省城向她表白,从未经历过男生表白的刘小红当场就同意了。

牵手、拥抱、接吻,恋人之间该有的两人都有了,除了上床。

热恋只觉时间短,从来只恨距离远。每逢周末,男孩就来省城看刘小红,而平时,两人每天都聊到半夜。游山、玩水、吃饭、逛街,回忆起当年的点点滴滴,刘小红充满留恋。

这段感情维持了三个月,男孩提出分手,理由是家里人不同意他来太原。刘小红不愿意,她疯狂地给男孩打电话、发短信,没事的时候就在QQ上留言。男孩把刘小红的QQ号码拉到了黑名单里,并换了手机号码。

因为无法联系到男孩,刘小红伤心欲绝,每天晚上在宿舍哭到半夜,这种状况持续了一年多。

后来,男孩又主动联系刘小红,表示自己并不想娶那个女孩,只是因为舍不得家里给出去的彩礼钱而选择了妥协。男孩说自己婚姻不幸福,希望能和刘小红再续前缘。

或是考虑到男孩已婚,或是已经走出了这段恋情,刘小红最终没有答应男孩。

伤害

三年过去,临近研究生毕业,刘小红再次面临抉择,她还是想留在省城,她还是选择报考公务员。这次刘小红选择一步到位,报考某省直机关公务员。

刘小红的笔试成绩是第三,再次排名最末。汲取了三年前的教训,刘小红开始疯狂地练习面试。来到学校附近的网吧,下载一个YY语音,进入聊天室和考友们一起答题,刘小红练得很忘我,甚至引来了网管的干涉。

因为疯狂的练习,刘小红熟悉了各种各样的公务员面试题型,无论面对什么问题,她都能条分缕析地提出三点看法,甚至于在面试前一天父母陪她吃饭的时候,刘小红都能就父亲随手一指的土豆提出我国土豆主粮化的原因与发展规划。

在因过度学习而暴瘦10斤后,刘小红通过了面试,如愿进入省直机关。

等待上班的日子里,刘小红在QQ上认识了一个省委组织部的公务员,仰慕于男孩的优秀,刘小红表达了自己的爱慕,却被男孩婉拒,说他已经有了对象。

刘小红决定为爱勇敢,却被拉入了黑名单,随之她发现自己的世纪佳缘账号、人人网ID等均被人肉和入侵,她认为是这个男孩的女朋友所为,又因为给她发邮件警告她不要再联系该男孩的邮箱主人署名“婧婧”,她认定男孩的女朋友是公考群里的“婧婧”。

后来,在一个相亲群里,刘小红和“婧婧”不期而遇。一场争吵爆发,两人纷纷晒出照片让群友评判谁更美。相貌比拼未分胜负,两人又开始展示家庭条件,仍未能赢。刘小红晒出了自己写的诗歌,开始展示自己的才艺。

就在这时,因刘小红明确表示只找省直机关公务员而被拒绝的数名群友开始发难,对刘小红泼脏水,一时群内大乱。

在这场纷争中,只有一位曾被刘小红拒绝的群友“五月花”站在了她这一边,却因为不堪攻击而退群。

退群之后,“五月花”与刘小红私聊说想要登录她的QQ,看看群里还有没有人议论他。刘小红念在“五月花”曾帮助自己的份上,把密码告诉了他。

几天后,刘小红的多位女性同学好友告诉她,有一个名叫“五月花”的男生加她们为好友,并自称是刘小红的朋友。这时刘小红才发现,“五月花”登录她QQ的目的在于认识她的女性同学好友。

接连遭遇打击,刘小红有些消沉,这时她再次偶遇了孙飞,她想,如果孙飞向她表白,她就答应。但孙飞寒暄了几句就走了,此后也未再联系刘小红。

沉淀

到了5月,单位组织新进公务员下基层担任第一书记,在人事处领导征求意见时,虽然知道一下基层就是两年,虽然知道可能因此耽搁找对象结婚,刘小红还是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她把这看成了一次表现的机会。在省委组织部召开欢送仪式前,刘小红主动找到领导要求发言。自己草拟了发言稿,让父亲帮忙改了一遍,刘小红又让在市委组织部工作的某位老乡再改了一遍,还是觉得不踏实,她又让省委组织部的一位老乡帮忙修改,而后,花了几个晚上把发言稿背个滚瓜烂熟。

如刘小红所期许,发言很成功,省委组织部领导不点名表扬了她。受到鼓舞的刘小红干劲十足,用了整整三个月来开展基层调研,结合当地实际提出了推行火葬节省耕地、发展食用菌增加农民收入等诸多建议。调研报告受到各级领导的一致称赞,还发表在了某央媒的理论版。

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当刘小红想要将自己的调研报告付诸实施的时候,她所在村的支部书记明确表示不同意,无论她怎么说都不行。刘小红去县委组织部寻求支持,也被主管副部长告知,“农村宗族势力很大,但凡能当村支书的,都在村里一言九鼎,你就不要试图挑战他的权威了”。

计划流产了,刘小红只得将精力放在了党建方面。她住在了这个距离县城一小时的山村里,每天整理档案、组织活动、收取党费,以及撰写年度计划、月报表、周进度、日小结。她把自己的时间填得满满当当,似乎只要忙碌起来,就能忘了感情不顺的事。

两年挂职结束,刘小红回到了单位。经历了基层的挫折,她开始变得圆滑起来,对于感情生活也不再那么较真。

在同事和朋友的介绍下,刘小红也见了几位并非公务员的男生,其中有一位曾让刘小红有些动心,“那个男孩自己开公司,年收入上百万,开的宝马车,长得也挺帅,对我也挺好,但我思来想去就是接受不了”,刘小红说,因为自幼生长在政府大院,父亲是公务员,接触的人也都是公务员,潜移默化、耳濡目染,使得她想象中的另一半一定得是公务员。因为只要看到公务员标志性的服饰和熟悉的话语,她就会倍感亲切,而“和商人在一起,没有共同语言”。

刘小红也清楚,毕竟自身年龄已大,前些年非省直机关公务员不找、非有房不嫁的标准已经有所松动,她现在的想法是“没房子可以接受,但必须是公务员”。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皆为化名)

By 前街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