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车迟到旭辉拿地被罚3.74亿,这个锅上海交管背不动

前天,上海地产界见证了一次代价最昂贵的堵车,旭辉在上海参与公开土地出让由于没有在规定时间内投标,公司此前缴纳的3.74亿元保证金被没收,还把参拍的旭辉上海公司的违约行为列入了诚信档案。

旭辉回应说因为堵车在路上,没赶上这宗土地的投标。旭辉为此还发了一则公告,说正在向有关当局提出沟通申诉,尽一切可能追回保证金。

旭辉参拍的这宗上海地块在3个月前(9月14日),土地部门到现在才公布对旭辉的处罚结果,看来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决心已下。接下来旭辉要追回这笔3.74个亿的保证金,想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这个事件的亮点是旭辉的回复,上海堵车延误了员工去现场土地投标。看来,这一次要背锅的是上海交通,这笔保证金如果旭辉从土地部门追不回来,建议起诉一下上海交管部门,该死的堵车让旭辉无端损失了几个亿,如果旭辉准时参与投标,说不定拿地开发还会赚到更多利润,旭辉也可以要求一些合理的预期补偿。

但旭辉给出的理由牵强且站不住脚啊!

拾遗地君也向上海两位开发商朋友打听了一下,他们提醒说可以关注一下这宗地块的出让方式,说不定是上海在“杀鸡儆猴”呢!

根据地块的出让文件,如果有效申请人数为三人以下,地块采用挂牌方式出让;如果有效申请人数为三人及以上的,地块采用招标方式出让。最终这宗地块确定为采用有竞价招标(即招标结合现场竞价方式确定受让人)方式出让。

地块投标活动定于今年9月8日上午九点半至下午一点半,标箱设立在上海市土地交易市场,投标企业在规定时间里将投标文件和投标申请材料送到指定的投标地点,公证处核验身份以后,投标企业凭投标资格证书将投标文件投入标箱。

注意,9月8日当天投标的时间段整整有4个小时,旭辉都可以到上海土地交易市场投标。4个小时是什么概念?从上海驱车前往嘉兴,可以打个来回。结果,旭辉没按时参加当天的现场投标,还把锅甩给了上海的交通堵车。 上海这宗地块之所以采用有竞价招标方式出让,是因为最后通过资格审查的有效申请人数为五人,分别是世茂股份、万科、华润华发联合体、旭辉和宝龙。地块最终被宝龙地产拿下,底价18.7亿元,成交价18.78亿元。

所谓“有竞价招标方式出让”,是上海在2014年推出来的一种土地复合出让方式,结合了招标和挂牌竞价两种出让方式。上海最新有竞价招标土地出让方式要求主持人对投标企业按照3-4家进2,5-8家进3,9-12家进4……的原则,按照评标综合得分高低,来确定入围竞价企业。

这宗地块上,原本包括旭辉在内会有5家企业投标,评标后会有3家企业入围竞价,但结果是旭辉通过了资格审查确定为有效申请人,但却因为堵车延误了投标,结果只有两家企业入围竞价,宝龙几乎是底价拿到地块。 宝龙与旭辉一起在上海有默契地拿地不是这一回了。去年上海松江区九亭镇A单元一宗商办用地出让,出让方式为无底价挂牌出让,也就是挂牌竞价。最终参与的企业有宝龙、旭辉和金地,但临近竞价日期,上海土地部门公告只有一家企业提交了竞买保证和竞买申请,最终旭辉以高于底价600万元的价格拿到了这块地。

拾遗君了解了一下,2014年上海推出升级版的“有竞价招标”出让方式的时候,其目的就是尽量减少围标、串标、定向拿地等行为,并且约定了一些惩罚性措施,比如提高竞买保证金标准,投标人存在私下接触相关人员、串通投标等情形,违约者三年内不得参加上海土地拍卖活动,违约行为列入诚信档案并上网公示,同时已交纳的保证金不予退还,要求补足差价等。

比如旭辉参与的这宗地块,采取的是“有竞价招标”方式出让,但如果一些企业在了解参与投标竞买的对手后,私下产生一些接触,因故退出招标或者竞买环节,对拿地的把握性和成本都会非常有利。

上海一位房地产人士跟拾遗君说,过去上海捂地而遭受惩罚的例子其实是有的,但是拿地前期出现违规而面临惩罚是比较少见的。从实际情况看,不排除拿地时候不按规定节点递交相关材料或者说私下接触土地交易相关人员,这都可以认为拿地方面有问题。

目前拿地方面非常严厉,体现了上海近期市场管控的迫切性。罚没旭辉的保证金和违约行为列入诚信档案,这也是给出的一种警示性的做法。尤其是近期拿地过程中,让土地交易公开透明非常关键,藏藏掖掖等做法容易被揪出来。

这位朋友还说,上海对于楼市的整顿力度加大,这使得近期房企拿地也需要更加严格遵守拿地规则,否则此类拿地会时刻踩地雷,进而造成资金损失和企业形象受损。上海房地产调控的严厉程度确实超过预期,不过这几年土地市场也存在一种戾气,需要进行整顿。另外各类盲目抢地、抬价或者试图违规修改土地交易规则的,都容易受到监管层的管制。

By 拾遗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