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现场哥哥投案,哥哥替弟弟顶罪兄弟俩纷纷获刑

在云南省弥勒市引人关注的“亲兄弟顶包案”水落石出。近日,弥勒市法院作出判决:哥哥郑宏犯包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弟弟郑碧犯交通肇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依法实行社区矫正。兄弟俩当庭表示会改正错误,不再将法律视为儿戏。

车祸现场哥哥投案

2016年3月8日,弥勒市检察院公诉科的检察官正在忙着审查案件。案管中心的同事笑着走进来:“今天挺轻松,就收了一个简单的交通肇事案。”承办检察官看了一下卷宗,确实挺简单。

卷宗显示:2015年11月1日21时10分,弥勒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群众报警,“锦绣酒店对面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有人受伤。”接报后,市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迅速赶至现场,一辆轿车停在道路东侧,伤者已被送往医院抢救。民警依法对案发现场进行了勘查,并询问肇事驾驶员。郑宏上前自称是驾驶员,说下午刘某打电话给他,邀他和弟弟郑碧等人驾车到弥勒市东风农场玩。吃完晚饭后,由他驾车返回。途中,有一个老人横穿出来,他躲闪不及,撞倒了老人。出事之后,弟弟拨打了“120”救助伤员。

按照法律程序,民警将郑宏带至医院抽血,扣留了肇事车辆,并依法对乘车人进行了调查询问,4人口径一致。公安机关依此出具了《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郑宏负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害人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之后,便以郑宏涉嫌交通肇事罪移送审查起诉。

承办检察官依照程序翻阅了案件卷宗,一个细节引起了承办检察官的注意。民警到达现场时,郑宏没有在现场,当民警询问谁是驾驶员时,郑宏才到达现场。郑宏向公安机关供述,肇事之后,发现自己没带驾驶证,便让朋友金某骑车载他回家拿驾驶证。

这个举动让承办检察官感到不寻常,对普通人来说,交通肇事是件大事,为什么郑宏如此冷静?民警赶到案发现场时,郑宏是真的回家拿驾照吗?为何承办检察官通知郑宏接受讯问时,弟弟郑碧陪同到案,并急切地向检察官打听案件进展?承办检察官脑海中出现了一连串的问号。

肇事案后隐藏着秘密

为了排除“合理怀疑”,承办检察官将该案退回了弥勒市公安局补充侦查,罗列了10余条要求补充侦查的证据提纲,要求公安机关提供该肇事车辆行驶的卡口照片,并将情况及时向领导报告,之后召集了市公安局交警大队案件承办人、事故中队中队长及本院侦监科干警商议及时对郑宏采取强制措施,以防串供。但补侦的效果并不明显,经公安机关多次讯问,郑宏均供述是自己驾车肇事,其他细节记不清楚。再通知其他乘车人作证时,4人均称不在本市。

案件又重新移送到弥勒市检察院审查。这一次,细心的承办检察官发现,公安机关提供的当晚肇事车辆进城卡口照片模糊,但能判断出驾驶员体态微胖,与郑宏身材不符,衣着也与郑宏当晚的衣着不符。这一刻,承办检察官更加坚信了交通肇事案后隐藏着秘密。

带着谜团,承办检察官到看守所提讯了郑宏,他神态淡定,面对检察官的讯问,纹丝不动。“肇事时是我驾驶的车辆,当天下午刘某打电话邀约我一起吃饭,一直是我驾驶的车辆,我当天下午没有喝过酒,早上和朋友在一起喝了一点酒,其他的细节我记不清楚了。”在承办检察官的多次讯问下,郑宏仍然坚持这样的回答。

承办检察官决定亲自对4名证人进行询问,核实案件事实。在联系其弟弟郑碧时,发现郑碧的电话打不通,到家里也没有找到郑碧,其母亲生病住院,家里人也无法联系到郑碧。是什么事情让郑碧在哥哥被关押在看守所,母亲病重的情况下,离家出走?此时,郑宏的朋友金某也同时消失。

案件又一次退回到公安机关,承办检察官要求公安机关调取当天所有涉案人的通话记录和电话轨迹查询。公安机关重新移送审查起诉后,承办检察官认真梳理了通话清单和电话移动轨迹,发现郑宏当天根本没有去过东风农场,也没有和其余4人在一起,可以肯定肇事时他没有在现场,车辆也不是他驾驶的。那么,为什么他会一直坚持认罪?

弟弟到案真相大白

案件已经两次退侦,距法定的审查起诉期限届满只有最后10天,承办检察官坚信背后肯定有不可说的秘密,立即向院领导汇报了此情况,并分析了存在的疑点和侦查建议。想要真相大白,必须以郑碧为突破口。汇报后,该院检察长带领分管副检察长和承办检察官与公安机关相关人员商议案件,安排部署下一步的侦查工作,要求刑侦大队介入案件,采用技侦手段将郑碧找到,采取强制措施。

两天后,郑碧在曲靖市被抓获。在审问下,郑碧承认是自己开车肇事,让哥哥郑宏来“顶包”。据郑碧供述,发生交通事故后,想到自己喝了酒,便打电话让哥哥郑宏赶到现场。

2016年8月26日,郑碧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刑事拘留。在郑碧如实交代后,乘车4人也纷纷如实陈述了案件事实。面对确凿的证据,哥哥郑宏方才松口,坦诚因弟弟已结婚,自己还是一个单身汉,经不住弟弟的哀求便“顶包”作了伪证。法院依据两人的犯罪事实、情节、社会危害程度以及悔罪表现,依法作出判决。

By 正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