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编剧相信法律吗?

国产剧小王子花了一点点时间追完了最近热播都市情感剧《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凭借多年看国产剧积累的经验,看了前五集就大致已经了然这部戏的剧情发展脉络。而在看完大结局后也是欣喜的发现剧情与自己预测的百分之八十吻合。

但东方柏和麦琪的对手戏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似乎成了电视剧后半段的亮点。遗憾的是“大坏人”萧然最终居然没有被送进监狱,还是留在社会上,用如今火热的资产管理业务、私募股权、封闭基金、对冲基金这类套路去忽悠下一个猎物。

陈妍希演的女主黄依然傻白却没也没有让人感受到太甜,男主王茂从一开始的不相信爱情到最后爱上女主我也是不太看得懂,或许是因为善良吧,毕竟善良的人运气都不会差?

男主跟女主的爱情故事,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但爱情不是这篇文章讨论重点,一万个哈姆雷特有一万种不同表现方式的爱情。我只是想聊聊由贯穿《北上广》剧情发展的婚礼体验系统而引起一些法律问题。自从做了律师后已经不能好好地看剧了,总是会不由自主联系工作中所看到的案例。并且有一个观念已经在我脑海里开始深深扎根了,现实生活中的剧情会比电视剧里看到的更加狗血。

剧情一:易结婚礼副总张凯文将潜在客户资料转交给竞争对手蒂莲婚礼老总萧然。

张凯文在萧然的诱惑下,将自己手头属于老东家易结婚礼的客户资料转交给萧然。在蒂莲婚礼得到了客户资料后,策划二总监东方柏发现原本属于自己的客户都跑到蒂莲去了。很显然,这一举动给易结婚礼造成了不小损失。

根据《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以盗窃、利诱、胁迫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的;或者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或获取的商业秘密,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的行为。《关于禁止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五款规定不为公众所知悉的客户名单属于商业秘密的范畴。若给商业秘密权利人易结婚礼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50万元以上则应当立案追究。可惜东方柏在知道这个秘密后选择了利益交换,萧然、张凯文逃过一劫。

剧情二:萧然怂恿张凯文盗取婚礼体验系统,又怂恿“手艺人”从张凯文手中盗走。

张凯文、“手艺人”实施了盗窃行为,而萧然以劝说、利诱、收买的方法将自己的犯罪意图灌输给本来没有犯罪意图前两者,致使他们按其犯罪意图实施盗窃行为。则萧然、张凯文、“手艺人”三者成为盗窃中的共犯。因婚礼体验系统价值一千万元,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盗窃公司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当然,萧然与张凯文明知是商业秘密的前提下窃取婚礼体验系统同时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一违法行为同时触犯两个以上的法律规范,两罪竞合择一重罪处罚。

剧情三:婚礼体验系统投资人沈东军在得知系统遗失后,提起民事诉讼,后又报警。

看到这一剧情时,我脑海里浮现都是前段时间工作时所看的卷宗。一浙江煤老板去新疆投资煤矿,新疆原先煤老板在知道无开采权的情况下一心想赚到投资款想尽一切办法伪造假协议。其中涉案人数之多,剧情之复杂如电视剧般之精彩。而煤老板最终以合同诈骗罪立案,一审判决有期徒刑十三年。

回到北上广剧情,沈东军提起民事诉讼当然是一种较好的救济方式,因其与男主王茂之间签署了投资开发协议,若王茂遗失系统则属于未能履行约定,应当赔偿沈东军损失。在女主黄依然的劝说下,其主动撤诉。但在听到可能有人倒卖系统时,其认为王茂在监守自盗于是选择了报警,这时公安肯定是以涉嫌合同诈骗罪进行立案,如果公安立案则已经纳入了刑事犯罪的范畴。

而电视剧中的描写却是轻描淡写,民警上王茂公司进行讯问,之后王茂一直在外面办事。当然在生活中则不会有这么轻松,王茂想继续工作则应申请取保候审。而该案涉嫌金额之大,而作为本案唯一嫌疑人王茂并没有这么轻松取保成功。在讯问不久后,王茂就收到了法院的传票。这是极其不符合实际的,在现实生活中其还需经过检察院这一关,并且在该案涉嫌金额巨大且证据不充分的前提下,从侦查到审查起诉怎么说也得耗费大半年时间。

当然,我始终还没有明白王茂为何以自己名义与沈东军签订投资协议,在整个过程中将风险从公司移嫁到了自己身上。若系统遗失,则其需一个人承担赔偿损失。

剧情四:萧然为从“手艺人”处获得系统,用锤头对其进行了伤害。

在萧然与“手艺人”进行殴打后,“手艺人”血流成河显然已经构成轻微伤以上。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中上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且在事后,萧然完全不具有投案自首的情节,不能法定减轻或从轻量刑。

分析以上四个剧情,萧然已经触犯故意伤害罪、侵犯商业秘密罪、盗窃罪,三罪数罪并罚。但是最后萧然却安然的继续做着他那一套生意,真是莫大的讽刺,难道编剧是想留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怎么得也得意思得增加一段其被警方带走的桥段呀。

By 法律读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