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来了,人的核心竞争力变为“情绪劳动”?

8月20日,在由造就Talk主办的终身学习“跃迁”大会上,人工智能成为与会嘉宾讨论的重点——人工智能来了,人的核心竞争力还是“知识”吗?当机器可以用10分钟把人一生要学的知识都学完,人还能干什么?

对此,华语辩论十大风云人物、《奇葩说》第三季冠军黄执中在发言中提出一个全新的劳动能力——情绪劳动能力。

“我一位朋友做留学中介,他说做这个,最讨厌、最令人抱怨。要把小孩送出国,动不动(家长)就把他的工作人员骂哭。实在不是人干的。”黄执中说,这种“不是人干的”活儿,未来恰恰就应该是人的核心竞争力,“老兄,你有没有搞清楚你这个职业的本质是什么?首先,你一定不是体力劳动;其次,你是脑力劳动吗?申请学校这件事,其实可以自己干,中介机构只是帮你代理,没有中介,他辛苦一点,也可以自己办成。”

在留学中介帮助申请学校的过程中,风险也并不由中介承担,申请不到或者申请到,基本没有赔偿条款,也就是“基本没有风险”。黄执中说,留学中介最大的工作内容,本来就是承受那些望子成龙、望女承凤的父母的所有不满,“做砸了,他可以骂你,心情好很多。这就是你们服务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本质,你们可能有六到七成的劳动本质是情绪劳动。”

而对于医生来说,黄执中发现,未来医生的核心竞争力,也很有可能就是“情绪劳动”。一个医生,目前最核心、最重要的能力,就是他所累积的大量看病经验,独到的眼光、专业的知识与技能。但在未来,实际上现在已经出现端倪,人工智能可以通过机器学习,把人类过往需要靠长时间学习、反复练习、大量经验累积的事儿,变成最简单的事儿。一个人一生所能累积的,在病例、病患经验、理解上的信息,人工智能可以在十分钟之内就学习完毕。十分零一秒,人工智能就可能超过这个医生。

理论上讲,一位新手医生在人工智能的辅助下,他所做判断的正确度,一点都不输为此付出毕生精力的老医生。

这种时候,医生靠什么?

“人工智能正在快速取代体力、脑力跟风险方面的劳动。剩下什么?情绪劳动。这是目前还没有办法取代的,人喜欢遇到人。”黄执中认为,医生未来最大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告诉你生病了”。比如台湾地区,医学院、法院、教育院等专业机构,目前都在向社会机构购买有关沟通、表达、人际关系方面的训练。“台湾地区也像大陆一样,早年医疗关系紧绷。医生有的被告、有的被打。最重要的一个原因,不在于医生医术高低,而在于他跟病患沟通能力的高低。”

台湾医疗机构的相关调查发现,医生医术较好,也能尽力把病人治好,只不过治疗过程中,部分医生会让病患觉得“你不关心我,你不重视我”。这种情况下,即便最后病人治好了,病人也会反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个检查?我为什么要付这个费用?整个过程中,我是不是受到了不必要的痛苦?”

相反,当医生与病人之间沟通顺畅,这个病无论有没有治好,只要前期沟通有效,病人就不会觉得“不开心”。黄执中认为,未来的医生、律师,乃至很多其他行业,从业者真正的工作都会走向“服务”,“人生病,机器可以解决你的病,医生负责你这个人。治疗过程中,不是只有生理问题,还需要修修补补,你会有失落、痛苦、恐惧、不安全感,你需要有人可以投诉、倾诉。”黄执中说,目前,这些情绪安抚上的技能,机器取代不了人。

他认为,未来人类最稀缺的资源是“接触”。空间、知识、信息,都不再是稀缺资源,“每个人都有手机,只要你有手机,只要你能联网,你五秒钟就能知道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人口有多少,当电脑、运算、知识储存系统可以随身携带,知识本身就不再是力量。”

By 中青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