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驾龄老司机因"恐高"吓瘫高架桥上,报警求助

2月12日中午11点半左右,杭州高速交警指挥中心通过监控发现,杭徽高速安徽方向0KM+300M(留下互通)的匝道桥上,有一辆江苏牌照的大众迈腾违法停在硬路肩上,车上人员没有下车,车辆既没有打起双跳灯,也没有在后方放置三角警告牌。

当民警准备前往现场查看时,高速指挥中心接到迈腾车司机打来的求助电话:“我在绕城高速刚转入杭徽高速这个位置,我身体不舒服没法再开车了,需要你们来帮帮我,但不需要救护车,谢谢。”

指挥中心民警接到求助后觉得蹊跷,是车坏了,还是人身体不舒服,为什么不叫救护车?民警一边派施救车辆前往现场,一边通过电话告知司机应该打起双跳灯,并在车辆后方150米处放置三角警示牌。

但民警通过监控发现,停在匝道桥边的这辆迈腾车里一直没动静,过了很长时间(大约10分钟)后驾驶员才走下车,低着头,踉踉跄跄地从后备箱取出三角警示牌,走到车辆后方放下,然后匆匆跑回了车内。

当施救人员到达现场询问驾驶员时,驾驶员的回答让人感到惊讶。“驾驶员说自己又恐高症,车开到事发路段,看到匝道高架桥与路面有20多米的落差,突然感觉头晕、脚软,不敢再往前开了,只好靠边停车报警!”民警说。

经过了解,这位司机姓郑,江苏人,48岁,有着13年的驾龄。当时,郑师傅开车从江苏前往临安,途经事发路段时,看到右侧护栏外面的远处是高落差(后经交警测算桥面与地面落差大约有25米),瞬间腿脚发软、手心冒汗,无力踩油门和刹车,只好慢慢把车停靠在硬路肩上,报警求助。

在接到民警电话要求自己下车放置三角警示牌时,郑先生说他努力让自己别害怕,平静下来,思想斗争很久才下了车。但是,郑先生下车后看到桥栏外的落差又很害怕,把三角警示牌放下后急忙跑回了车上。

郑先生告诉交警,自己在平地上开车一点问题都没有,就是有恐高,之前类似的情况已经发生过两次,一次是前几年开车送儿子去上海浦东机场,车子开上航站楼外的匝道时,他发现桥面高出地面许多,突然就晕得不会动了,后来还是儿子帮忙把车开下匝道,而且还差点耽误了他的行程。

还有一次是在安徽马鞍山的一座高架桥上,当时也是因为看到桥面和地面落差太大就头晕了,只能停车报警,最后是一位协警帮忙把车开下高架的。

因为郑先生驾驶车辆违法停在硬路肩,考虑到其身体原因,且未影响道路通行,高速交警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87条的规定,对其予以口头警告。

杭州高速交警说,这样的情况很少遇到。

“恐高症”等心理问题对考驾照会不会有影响?记者咨询了车管驾考部门,考驾照对身高、视力、辨色力等有诸多要求,针对身体方面的也有具体表述:有器质性心脏病、癫痫病、美尼尔氏症、眩晕症、癔病、震颤麻痹、精神病、痴呆以及影响肢体活动的神经系统疾病等妨碍安全驾驶疾病的,不得申请机动车驾驶证。

但《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中对“恐高症”等心理问题并没有限制。

杭州两位心理专家观点一致

郑先生的症状不是因为恐高

郑先生的情况是因为恐高症引起的吗?

对此医生认为,普通人出现恐高心理是正常的,国外有调查资料显示,现代都市人中有91%的人会出现恐高症状。即使真的恐高,也不至于在高速桥上开车时,因恐高而突然出现无法开车的状态。因为在密闭的车内,会减少恐高对心理的影响。

“如果真的是严重的恐高症,是有预见性的,事先就会避免开车去高的地方,但他是在开车途中突然出现症状的。”精神卫生科主任也认为,郑先生的症状不是恐高引起的。

主任说,郑先生的情况很可能是急性发作的“恐惧症”,也被称之为“恐怖症”或是“恐怖障碍”,这是急性焦虑的一种表现。

恐怖症是以恐怖症状为主要临床表现的一种神经症。患者对某些特定的对象或处境产生强烈和不必要的恐惧情绪,而且伴有明显的焦虑及自主神经症状,并主动采取回避的方式来解除这种不安。

“门诊中这样的患者很多,他们明知恐惧情绪不合理、不必要,但却无法控制,以致影响其正常活动。比如有些患者是不敢自己开车上高速,怕开车途中发生意外事故;有些患者惧怕坐电梯,怕电梯突然掉下来。”

主任说,前两天她接诊了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不敢用充电器给手机充电,充电器的插头一插进手机的充电接口,她就莫名的紧张、心跳加速,觉得非常害怕。

“我问她到底害怕什么,是不是以前使用充电器的时候发生过意外。她说从来没有,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害怕。”蔡主任分析,很可能是女孩以前看到过手机充电时导致手机爆炸的新闻报道,可能新闻事件早已经忘记了,但是在她的潜意识里留下了深刻印象,所以遇到类似的场景就会出现恐怖心理。

“郑先生可能是因为之前看到过或听到过高速桥上发生车祸的新闻事件,潜意识里有类似的场景。”

蔡主任说,其实人的大脑活动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大脑还有更多未知的领域,“潜意识”就属于这些未知领域,它在无形中对大脑回路形成影响,对人的心理及行为造成影响。尤其是性格比较内向、胆小、敏感的人,在疲劳、压力大的状态下,就容易受到“潜意识”的影响,引起恐惧症。

朱长江主任说,郑先生也有可能是在开车过程中,出现急性惊恐发作。

惊恐发作也被称为急性焦虑发作。患者突然发生强烈不适,会出现胸闷、气透不过来的感觉,有些还会出现心悸、出汗、胃不适、颤抖、手足发麻、濒死感等症状,会感觉到自己失去控制,每次发作时间持续几分钟到半小时不等,过后又会恢复正常,但是之后也可能再次复发。

“门诊中,每个月会遇到两三例这样的患者,而且大部分发生在开车的人身上,尤其是开车经过高处或是在黑暗的隧道里时,容易发作。”

朱主任说,他曾经遇到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家住在城西,从景区开车,经过灵溪隧道回家,进隧道时突然心跳加快,满头大汗,无法再继续驾驶,于是把车子停在路边,打电话让朋友过来帮他开回去。后来的两个月里,该患者都不敢开车,骑自行车上下班。经过三个月的药物治疗,才逐渐恢复正常。

朱主任提醒,惊恐发作有一些高危因素。一个是性格特别仔细、细致,还有一个是压力大、疲劳,这两个因素会导致惊恐发作的概率增高。

By 都市快报